count
首页 图片频道 中国图片 组图
首页

成都“掌灯人”守护11万盏路灯 4年春节没回家

2015-02-25 20:10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鹏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查看原图

一线维修工104人

春节一晚上 修了25盏灯

从锦江大桥桥头出发,王勇和同事们沿街道前行。冬季深夜,大家穿得都不多,单薄的毛衣外面套着一件宽大的牛仔工作服。

“不能穿得太臃肿,不好工作。”41岁的老维修工徐尚彬,胸口的口袋里永远插着两支笔,“一支是电笔,一支是做记录的水性笔。”他摊开的双手黝黑粗糙。

相比冬天的低温,徐尚彬等人更怕夏天,“夏天灯泡温度很高,会把手烫伤。”高温还会加剧灯泡损毁率,他举例说:“如果说冬天一个月坏100盏灯,那么夏天至少要坏200盏。”最多的时候,徐尚彬一个晚上换了30多盏灯。

21日这晚,城南所6名工人点“亮”了25盏灯,“夜班组最常处置的问题是单灯损坏,更换光源、灯罩等”。指着路边的中杆灯,徐尚彬说:“三盏600瓦的灯泡,温度和火差不多,手套经常被烧燃。”

除了让人眩晕的强光外,夜晚路灯旁黑压压的飞蛾也让维修工们头大,“一靠近,飞蛾就往脸上扑,还往眼睛里面钻。”同组的吴勇说。

每天巡查100公里

“路灯下市民为我鼓掌时最开心”

“每晚大概要转上100多公里,”徐尚彬告诉记者,104个一线工人分工有序,“白班负责设施更换、线路改迁等,夜班处置单灯状况、小范围的线路检修等,还有24小时的运行班。”

“前几年还没有大力治理酒驾时,开车撞上电线杆的情况很多,一晚上遇到两次也不奇怪。”同组的另一个维修工张路告诉记者,还有电缆、灯泡、灯罩被偷的,五花八门的情况都能遇上,“电缆出了问题最麻烦,整条街的路灯都不亮。处理也复杂,经验很重要。”

在张路看来,路灯维修是一件充满挑战的事。“因为城市造型别致精巧的路灯越来越多。有一次为了固定一个灯罩,我站了十几个小时。”

“最开始是水泥电杆,我们要穿着绝缘鞋往上爬,现在好了,基本上用液压车就能上去。”谈及工作,王勇更多的是满足,“有一次我在上面修灯,下面围了一帮跳广场舞的老太太,灯重新亮了后,她们舞着手里的扇子在下面给我鼓掌,大声喊谢谢,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4年没回家过春节

“一盏熄灭的路灯,就能把我叫走”

“越是节假日就越忙,这时候更需要确保每一盏路灯都是正常亮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张路摆弄着安全帽,鼻尖冻得有些红,这个25岁的小伙子已经有7年工龄。

傍晚出门上班前,儿子的依依不舍让王勇依旧有些心酸,即使这样,今年的春节也是王勇最满足的一年,“值完今天的班,他就可以回都江堰的老家过年了。”因为工作原因,王勇已有4年没有回过老家和父母团年。

张路则盼着能和发小们好好聚一聚,因为他平时从来不敢跟朋友约见面,说不准什么时候,“一盏熄灭的路灯,就能把我叫走”。

尽管如此,这份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常常能让他们感到欣慰。“经常有朋友问我,工作是不是很轻松,因为他们觉得没怎么见到路灯出大问题。”徐尚彬忍不住高兴,“这不就正好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得好嘛。”

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媛莉 摄影 吕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