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首页 图片频道 中国图片 组图
首页

图片故事:“全国道德模范”变性之路

2015-04-13 11:01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鹏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查看原图

“以前的我,整个人都错掉了,现在感觉特别轻松,我做回我自己了。”2015年4月10日上午,刘婷在广州动物园与一个好朋友通话,边走边聊。她的声带没有动手术调过音,但音色温和,是糯糯的动听女声。走在街头,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穿女装的刘婷,是一个百分百的魅力女性。

2007年9月,背母上学的刘婷荣获了“全国道德模范”。还有“中华孝亲敬老楷模”、“浙江十大孝心好儿女”等许多的荣誉和光环围绕着她。为了回报社会,刘婷还捐献设立了“刘霆孝心奖励基金”,用以资助其他贫困学生,同时还应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之邀,担任“中国母亲援助行动”爱心宣传大使……

2014年8月14日,刘霆(刘婷)公布了自己的变性意愿,时隔半年后,当刘霆(刘婷)再次出现在海内外上百名媒体面前时,却让现场所有人为之惊叹称“酷似经典巨星伊丽莎白·泰勒”,已蜕变成一名真正的女人。

男儿身女儿心

大概在刘霆上小学的时候,母亲就察觉自己的儿子有点不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很像女孩子,例如时常翘起兰花指,笑的时候喜欢用手掩着嘴巴,甚至不喜欢站着小便。

父亲和母亲为此忧心忡忡,轮番上阵希望刘霆更男性化。父亲教他如何上男厕,而母亲希望他穿更男性化的衣服,教他学男生走路,甚至本着“男人抽烟”的印象给他买香烟。

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其实刘霆一早就知道,自己虽是男儿身,但“本来就是女性”,一直希望像女孩子一样生活。有一天,他告诉妈妈他长大了想要做变性手术,成为完整的女孩,但这样的想法不被母亲理解。初中时,为了身患尿毒症的母亲,刘霆一度想放弃“成为完整女孩”的梦想。

但是,刘霆没有想到,这个想法根本无法抑制,外界也未有给予他宽容,当时的校园生活,留给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人的嘲笑,还经常被男生故意刁难。

在应该恋爱的季节里,面对暗恋的男生,刘霆从未表露自己的心声,除了认为被人无法接受,他最担心的是给别人的生活带来困扰,“如果对方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喜欢着他,他也会过得不好”。

刘霆的母亲一直心怀希望:“等他长大了就会变好了”。这个“好”在母亲心中意味着“正常”,但这个希望一直没有实现,刘霆反复提及想做变性手术,母亲反复反对,母子之间时常因为这件事发生矛盾,一直到2013年12月12日,刘霆被确诊为“易性病”,母亲才慢慢接受儿子渴望成为女人的想法。

“如果再对抗下去,我就会失去唯一的孩子,我相信社会最终也会理解并接受婷婷。”母亲说的时候,反复提及“头核团”这个医学名词,这是她自己在网上查询所知,证明儿子女性化有科学依据。她最终同意了刘霆做手术。

道德模范的“绑架”

刘霆是浙江省湖州市人,他的变性手术备受社会关注,很大程度源于“全国道德模范”称号,他最初为人所知的是“背着母亲去上学”的故事。

刘霆13岁时,母亲被查出患有尿毒症,父亲也在同年下岗,之后离家出走。人穷志不短,刘霆在2005年考上了浙江林学院,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刘霆把母亲接到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养病,每天背着母亲去医院接受治疗。正是因为此,他的故事被媒体发掘,资助也纷至沓来。

此后,他捐献设立了“刘霆孝心奖励基金”,还担任“中国母亲援助行动”爱心宣传大使。2007年,刘霆从全国521个推荐人里被选中,成为第一届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规格最高、评选范围最广的道德模范评选活动。

但是,光环背后的刘霆,心里充满忐忑。“有些无形的压力,报纸上已经把我定性为男性,是一个能照顾好妈妈的男人,就好像社会有要求我一定要像男人那样,怎么办?”刘霆说。

当他再次向母亲提起想要做变性手术时,母亲也呵斥他:“你现在是道德模范,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刘霆坦言,变性手术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不道德的事情”。这以后,他很努力地尝试和男孩子混在一起,尝试着成为一个男人,但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抗拒,越坚定要做手术。

现在,虽然人们对于变性的看法不再讳莫如深,但是接受程度依然有限,有人认为这是对道德底线的挑战,发生到“道德模范”身上更是“离经叛道”、亵渎荣誉。去年8月,刘霆宣布要进行变性手术时,有媒体评论家发表评论称“道德模范”变性无关道德,孝心并不会因为“男女有别”而大打折扣,只因为“全国道德模范”称号而排斥、歧视变性行为,无疑是“道德绑架”。当有人把这份评论告诉刘霆母亲时,她很感动:“有人为我们说话。”

网络上越来越多“变性与道德无关”的支持,线下不少名人给予的祝福,让刘霆回归真实自我增加了勇气。

从“刘霆”到“刘婷”

去年8月,刘霆到广州实施了变性手术,半年“闭关”过程中,她经历了包括双眼皮、隆鼻、隆下巴等面部五官整形,以及丰胸、注射瘦脸、注射丰苹果肌、光子嫩肤、脱毛等20多项整形美容项目,项目涉及整形科、皮肤科、无创科、中医科、口腔科五大科室,她不仅成功地由男儿身转变为女儿身,多个美容项目让她更有女人味,正式从“刘霆”变成“刘婷”。

记者见到刘婷时,她身穿一件红色的露肩长裙,踩着高跟鞋,面露微笑,皮肤白皙细致,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女性独有的优雅。当问及穿高跟鞋累不累时,她笑着说:“不累,还蛮习惯的。”

在她的房间里,有着一个蓝色小镜、一盆绿色水养植物、几个布娃娃等,还有裙子和高跟鞋,洗手台上摆着各式护肤品,都是女孩子喜欢的物件。刘婷每次出门,除了换衣服还要化妆,讲究精细,她说她平时更喜欢淡妆,更喜欢清纯、可爱的感觉,而不是浓妆艳抹。与记者聊天时,她语速平缓,是那种略带沙哑又女人味十足的声音。

据广州美莱整形医疗美容机构的医生介绍,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变性手术,要求十分严格,首先要诊断为易性病,要经过系统的心理治疗,还需要公安部门的证明、精神科医生的证明、本人的申请以及直系亲属的同意书等等,过程繁琐。“目前易性病的发病比例率大概是千分之几,而全国来说,大部分易性病的人都生活在折磨中”。

从“刘霆”到刘婷,过程并不容易。记者向刘婷变性手术的团队负责人之一了解到,刘婷第一次至关重要的手术在去年10月9日,关乎她的眼睛、鼻子和下巴的整形,手术从上午11时一直做到下午4时。据说,见女儿满脸裹满纱布出来,等在手术室门外的母亲哭了。

今年1月19日,医院为刘婷又进行了最为关键的一次手术,去掉男性器官,再造修复女性器官,手术一直持续了7个小时。她不喜欢称之为“生殖器摘除”,“这样感觉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其实是生病后,通过手术把病治好了,不是变性,是‘还性’,还原、回归我原来应有的本性。”

得到社会的理解,是刘婷的心愿。她希望能正常地生活,希望未来自己能拥有一个家,丈夫是可以理解她并真心接纳她的男人。“等我拿到医院的手术证明后,就可以到派出所办身份证了,说是要上报到公安部。”刘婷说,这过程大概需要一个月。

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接受到接受,母亲内心有过无数次的挣扎,刘霆决定做手术的时候,她觉得这个男孩子要离她而去了,“我以前希望改变,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孩子,但是不行,所以我必须成全,现在对他的改变很满意。”母亲认为,28年来,刘婷过得太辛苦,太压抑自己,虽然日后她无法像正常女人一样生育,但这不成问题,只希望女儿过得幸福和健康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