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首页 图片频道 国际图片 组图
首页

卢旺达儿童:种族冲突后的下一代

2015-06-01 06:55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李昊天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查看原图

刽子手眼中的卢旺达大屠杀

原本只有旱季和雨季的东非小国卢旺达,在1994年迎来了第三季——“砍刀季”。长达100天的种族大屠杀中,挥舞弯刀的胡图族人消灭了近百万被斥为“蟑螂”的图西族人和胡图族“叛徒”。

大屠杀后,受害者的控诉早已还原了这场震惊世界的惨剧,人们谴责凶手、呼唤正义。而20年后,当全世界再次反思这场种族屠杀时,法国记者让·厄兹菲尔的《砍刀季》是一本绕不过去的书。它从屠杀者视角再现屠杀,探究刽子手们的行为和其背后的动因。

普通人一夜间罪恶滔天

在比利时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政策下,身材高瘦、鼻梁英挺的图西族人被认定为精英,被给予更多的政府职务,协助比利时人统治占卢旺达人口80%的胡图族人。

纵然嫉妒与仇恨的种子生根发芽,但普通人一夜之间变成罪恶滔天的刽子手,邪恶的力量竟如此之大,让人惊诧与反思。

《砍刀季》记录发生在卢旺达尼亚马塔山区、一个多月的血腥屠杀,约6万名图西族人被胡图族人杀害。刽子手中大部分是被动员起来的胡图族平民。他们拿起平时收割香蕉用的大弯刀,砍向他们的邻居和足球场上的玩伴——仅仅因为后者是图西族。

厄兹菲尔对10个尼亚马塔山区刽子手的采访记录震撼人心,罪恶展现得更为立体,也促使思考更加深入:

——每天清晨,他们在足球场列队集合,然后唱着胡图族的传统歌曲去寻找藏身沼泽中的“猎物”。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们集体行动,让每个人获得更大的力量和勇气;

——砍杀时,他们脑子里回响着从小听来的、村里老人的讲述:劣等的图西族人像蟑螂般肮脏,他们赶着耕牛侵占了胡图族的土地。虽然这些胡图族的青年们从未亲身感受到自己与图西族人有何巨大差异,但他们对老人的话深信不疑;

——“唯一的规则就是杀人”。他们每天被布置屠杀任务,只需要去完成无需思考和决定,这让他们感到轻松。“没有耕地累”,这是许多人结束一天杀戮后的唯一感受。

——他们对自己刀下第一个受害者的眼神终生难忘;他们从害怕、紧张,到只有通过不断杀人才能忘掉害怕和紧张,顺利把一天的“活儿”干完;

——大屠杀期间的礼拜日,电台不再播放弥撒音乐,也没有人在杀人时向上帝祈祷,因为“他不该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虔诚的基督徒成了凶残的刽子手,他们深信上帝抛弃了他们,“否则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妻子数落他们不该杀那么多人,却又因为自己的男人们总谈论图西族女人的高挑身材和光洁皮肤而心生嫉妒,纵容杀戮;

——等待死亡降临的图西族人平静得不可思议,没有人求饶,女人怀中的婴儿也一声不发;

……

集体暴行背后的反感与仇恨

让凶手真实讲述自己的滔天罪行,采访的艰难可想而知。厄兹菲尔试图展现屠杀的惨状,更试图揭示集体暴行如何放大人们心底隐藏着的、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反感与仇恨,如何让一个人变成自己也不认识的恶魔。

书中,一名刽子手告诉厄兹菲尔,除非为了结成家庭间的政商联盟,否则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很少通婚,这就让两个部族的青年很少来往,因为那是“浪费时间”。虽然他们可能一起踢球、见面点头打招呼,但他们心里都清楚,不会和对方深交。

“我平时并不讨厌他们(图西族人),但当屠杀开始的时候,仇恨确确实实就在那里了。”他说。

人们总是比自己想象得更残忍。许多胡图族青年杀人的理由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不被指为“胡图族的叛徒”)、为了表达对本部族的忠诚,或仅仅是为了做其他身边人都在做的事。

“每个人都应该读的一本书。”这是美国著名作家和评论家、“美国公众的良心”苏珊·桑塔格对《砍刀季》的评价。

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与每个人有关。它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

<!-- 分页 -->

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www.cankaoxiaoxi.com >>